《苗族古歌演唱传统与地域社会研究》
发布时间:2017-10-26 浏览次数:

基本信息:

 
陈虎楷书长卷

《苗族古歌演唱传统与地域社会研究》

作 者:曹端波 曾雪飞出 版 社:贵州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1版 次:1印 次:1I S B N:978-7-81126-957-4所属分类:文学艺术 民族文化定 价:40.00元



《苗族古歌演唱传统与地域社会研究》是贵州大学出版社《国际视野中的贵州人类学·第四辑》中之一本,为2017 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2016 年贵州省级出版传媒事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贵州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院社科学术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编辑推荐

探知苗族古歌、品享本土文化

苗族古歌在苗人生活中极为重要,按照苗族古歌的内容及其演唱场域,古歌主要有创世古歌、祭祖古歌、迁徙古歌、婚姻古歌、贾理古歌等,古歌的类型并非是绝对分开的,有的古歌只是一种演唱形式,如婚姻古歌,在婚姻仪式上所演唱的开亲古歌可能涉及开天辟地和人类起源的创世古歌,也有祖先迁徙的内容,我们将其称为婚姻古歌,只是演唱的场域为婚姻仪式和演唱的主要内容是有关婚姻的而已。苗族贾理是维持苗人社会的伦理与规约,其内容也较庞大和复杂,如创世、祭祖、家族世系、婚姻等均有涉及,内容包括所有其他古歌的内容,我们称其为贾理,主要是从其演唱者和演唱场域及其核心主旨上进行划分。正是苗族古歌的体系庞大,内容复杂,我们探讨苗族古歌时,不能将其简单化,而应根据其特点的场域和内容进行具体的分析。

苗族古歌是一种口传艺术的经典文本,可以说为苗人社会的“古经”,如同汉人儒家社会的四书五经,西方欧美社会的基督教经典文本“圣经”等,当然,作为口传经典的文本与文字经典文本不同,苗族古歌是口传文本与仪式行为相结合的一种具有场域性的文本。口传经典如同文字经典,也能够参与时代的对话,每个时代和不同地域的人们都在参与古歌的内容改造与对话,以社会的调适来重新诠释古歌。如清水江流域的仰阿莎古歌在一些村寨被诠释为最美的爱情古歌,有的区域则是告诫人们不能拐婚的太阳、月亮纠纷案等。苗族古歌的 活态性和开放性为探讨和研究地域社会提供了可能,正是因为不同地域的人们具有不同的生活和社会结构,因而苗族古歌也是多样性与丰富性共存的。

苗族古歌作为无文字苗族社会传播、沟通、交际的工具和文化信息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蕴含了苗族的历史和文化信息,而且还影响民众的生活。通过苗族古歌来研究其背后的社会和“人”,分析苗族古歌与民俗仪式、族群认同、 婚姻圈、基层社会秩序之间的关系,揭示古歌不仅仅是苗族传统社会现实的反映,反过来,古歌同时也利用传统的创造,利用社会记忆的建构,具有对社会进行模塑、规制的功能。

本书利用不同场域、不同区域、不同内容的苗族古歌,分析苗族的创世、祭祖、迁徙、婚姻、社会秩序以及其稻作文化和族群等内容,试图从这些内容中探讨苗族的神圣秩序和社会秩序的构建,并从祭祖、迁徙的古歌内容分析学界一直争论的族源和民族迁徙史,探讨其稻作文化和家、家族及族群是为了从苗族古歌的经典文本分析苗族文化和社会的根基——正是这些根基,致使苗人形成了特殊的民族心理和民族精神。


作者简介

曹端波,男,湖南常德人,1974年生,贵州大学教授、博士;贵州省人类学会副会长、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咨询专家等。师从中国著名经济史学家武建国、林文勋教授研究中国古代经济史;先后任职于云南大学中国经济史研究所、贵州大学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中心。以经济史、人类学、政治哲学等跨学科视野研究西南边疆的政 治、经济与社会。

曾雪飞,女,土家族,贵州遵义人,1983年生;贵州大学副教授,任职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主要从事音乐人类学以及湘黔桂 边界苗族、侗族的文化研究。


试   读

第一章 苗族古歌的界定及相关研究

苗族古歌受到外界及学术界的关注较早,20世纪30年代,中国学者凌纯声、芮逸夫、石启贵、吴泽霖、陈国钧、杨汉先等对苗族古歌进行了记录和探讨。针对“苗族古歌”进行专门调查和收集,在20世纪50年代,民间文学工作组对古歌进行了收集、翻译和整理,还以《民间文学资料》为标题编印了一些苗族古歌资料。1980 年代,特别是进入 21 世纪后,学界对苗族古歌的关注度加强,并出现了较多的学术成果。苗族古歌包含的内容极为丰富,因不同地域所展现的苗族古歌形态和内容不同,苗族古歌具有较浓厚的地域性,且因不同的学者通过不同的学科视野探讨苗族古歌,导致对其内涵的界定上出现较多分歧。

有鉴于此,我们有必要从苗族文化和社会内部的视野界定“苗族古歌”,并对学界已经有的相关研究进行梳理。对于苗族古歌,有的学者是从民间文学的视野进行考查,有的从史诗的角度分析苗族的无文字“心史”,有的从习惯法的视角探讨苗族的社会结构等等;尤为不同的是,苗族属于中国南方较古老,且分布区域较为广泛的民族,因历史背景和生态地理的不同,不同区域的苗族面临不同的生计环境和社会环境,其“心史”所反映的苗族古歌必然不同,故以某一区域的苗族古歌来分析和界定“苗族古歌”均具有相当大的局限性。苗族古歌在不同区域和不同支系中,不仅展现的内容有较大的区别,而且在形态上具有很大的差异,由此,我们在分析、探讨苗族古歌时,不得不关注其地域性和历史文化背景。